麻豆传媒番号

   史派克鲁格岛上,发生在布洛克伐祖宅,那场女人间的战斗,野ㄚ头输得很惨,脸颊遭到小雀鹰惨无人道的蹂躏。

   然后当她们回到斯瓦雷格村,安古兰惊讶的停在公告栏前,因为才相隔没多久,又有张新的公告被贴上。

   ……

   《饥寒交迫》

   各位看到版的朋友,因为没有更好的伙食,我只能拿橡实粉做的松饼喂我的小鬼头,他们躺在稻草上三天了,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可怕,病情越来越严重,哭得没天没夜,哪怕坚持白看不给钱,至少也……。

   ──西门太太

   ……

   重新拜访领主长屋,这回凯瑞丝学聪明了,押着安古兰一起进屋,绝不让她再有偷懒余地。

   靠着那本《神秘面纱之后》,小雀鹰轻而易举的说服德鲁伊“约特”,配合她们的行动。

   接下来安古兰主导,她们四人设计好行动流程,闯进乌达瑞克的卧室时,他正忙着用小刀割自己的手臂。

   凯瑞丝朗声说道:“我尊敬的领主,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,你是否正在进行献祭,取悦所谓的众神?”

   “你…你们是怎么知道的,?”乌达瑞克说。

  
可爱嘟嘟圆脸女孩户外写真集

   愈发肯定的凯瑞丝侧过头,狠狠瞪了安古兰一眼,虽然能接受少女谨慎求证的理由,但还是忍不住生气,答案明明就一直在她手中,她却狠心地让自己瞎忙好几天!

   “尊敬的乌达瑞克领主,这里有本书,名叫《神秘面纱之后》,我希望你能阅读这几页,并告诉我你看完后的感想!”

   在德鲁伊鼓励的眼神中,乌达瑞克伸出颤抖的手,眼看就要触碰到封皮时,他却忽然用力一挥,把书本打得老远,“不!我不能够看这本书,神灵在骚动,他告诫我,如果我阅读那本亵渎的内容,他将降下惩罚,在我们每个人身上!”

   凯瑞丝叹口气,有些烦躁,希望不需要动用强制措施来驱魔?

   事实上在获得约特协助后,她们很快连络到布洛克伐家族的亲卫队长,他也对领主的神经质忧心不已,所以沟通后,给出武装力量暂时不作为的承诺。

   也就是说,她们其实可以霸王硬上弓,哪怕把领主大人绑起来驱魔都是可行的,只是那种做法太过粗暴。

   小雀鹰希望自己的帮助,能获得对方真心感谢,进而支持自己参选国王,让他颜面无存可不是争取支持的好方法。

   所幸在拿出书后,她的好姐妹安古兰一反之前的划水摸鱼,表现的活跃积极。

   她拿来个盘子,里面放有黄春菊﹑迷迭香﹑鼠尾草﹑番茄叶﹑绿茶﹑吉草根油,还有些奇妙的液体,然后取火点燃。

   这是猎魔士特有的配方宁神香,能够舒缓精神疲惫,消除压力,有效减轻各种外域邪魔入侵的症状,嗅吸着那种香气,乌达瑞克脸上的惶恐,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消褪。

   接着少女对德鲁伊使个眼神,约特会意上前,在领主脖颈挂上“蓝玉髓”,顺势从后方轻轻按住领主肩膀,限制他的行动。

   玉髓这种宝石能够减轻悔恨、郁闷、悲哀等负面情绪,削弱恶梦及对黑暗的恐惧;并可降低黑巫术等负能量的侵扰攻击。

   然后安古兰打开带进来的背包,里面装着好几盏油灯,三姐妹分工合作,将点燃的油灯挂在房间各个角落,乌达瑞克昏昏沉沉的,似乎想反对,但是闻着安心的香气,又不想反对。

   她们很快把整个屋子照亮的恍如白昼,“现在时间是昼夜交替的傍晚,也就是逢魔之刻,最适合驱魔仪式开始的时间。”野ㄚ头平静地说。

   把驱魔颂词交给德鲁伊与小雀鹰,她开始在地上绘制五芒星法阵,在每个角落都点上蜡烛后,约特将浑浑噩噩的乌达瑞克,安抚到法阵中央坐下。

   到此为止,一切都在计划之中,情况的发展完全如安古兰事前预告,让凯瑞丝对好姐妹信心大幅上升,所以她看着海玫家族的公主,“接下来就要拜托你了。”

   战姬点头,提起连枷,接过野丫头递过来的“恶灵油”开始浸润。

   按照安古兰的说法,等一下祷告开始后,希姆会从乌达瑞克的身体里被逼出来,而周围全方位无死角的火光将使它无所遁形。

   至于与怪物战斗,就是弗蕾雅恩典之女,战斗司祭的工作,对这个任务史瓦妮笑意盈盈,“赶快开始吧!我的连枷已经饥渴难耐了。”

   检查细节确认无误,少女按照锦囊妙计,点燃维克多交付的第二瓶液体,驱魔香。

   烟雾弥漫中,伴随德鲁伊与凯瑞丝颂唱的驱魔导言,乌达瑞克猛然全身颤抖挣扎起来。

   他哀嚎着、呻吟着,大声告解自己的罪孽,“不!阿基,我真的没有看到你!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没有见到你掉到海中!”

   见到这个情况,安古兰毫不犹豫地用缠绕常春藤与金雀花枝叶的木杖,一下又一下的殴打领主背部。

   随着杖击鞭策,乌达瑞克渐渐平静下来。

   然后安古兰闭上眼睛,鹰眼视觉张开,她大声吼道,“史瓦妮,你背后!”

   下一秒连枷无情,重重槌在希姆黑暗高瘦的影子躯干上,光芒闪耀是弗蕾雅的恩典,滋滋冒烟是恶灵油的加持。

   “滋拉!”一声,希姆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 野ㄚ头知道它正躲在星界缝隙里,寻找机会攻击或潜回乌达瑞克的身体,这时两边比较的就是耐心。她也不说话,手上继续用驱邪木杖鞭笞领主,德鲁伊与小雀鹰也不断的念诵驱魔导言。

   一小时后,安古兰再次叱咤,“在我后面!”

   无情的连枷随即再次将希姆打得消散。

   异界生物希姆自然不甘于就此退去,所以她们今晚的战斗,就这样持续着、持续着,从逢魔之刻,直到午夜钟响。

   当午夜第一声钟响过后,史瓦妮的连枷又一次打中希姆,它再不能缩进缝隙,又无法返回乌达瑞克的身体,发出凄厉的嚎叫,融化在虚空中。

   ……

   光阴荏苒……。

   乌德维克岛.“枪鱼海岸”的民居里。

   少年睁开眼睛,喃喃自语:“…不认识的,啊不,是认识的天花板。”

   他认出自己回到第一天登陆时居住的房舍。

   不过刚清醒过来,就发现握住自己左手,在旁边睡觉的人是维吉;而握住自己右手,坐着休息的人是佛伦,这左右为男的情况真是让人心情不佳,直想再度昏迷过去。

   “劳驾两位,能不能放开我的手!”身体还是有点酸软,维克多索性用语言提醒看护。

   见到龙裔清醒,佛伦放开手高兴的咧嘴,“总算醒了,我去告诉哈尔玛,然后准备些吃的喝的!”说完他起身离开房间。

   维吉也清醒过来,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。

   他稍微膝行后退几步,咚的低头郑重行礼,“团长,感谢你的救命之恩,还有,你实在太强大了,见到寒冰巨人与满地的女海妖尸体,我维吉.托达洛曲,此生都将以追随过都瓦克因为荣!”

   “啧!你是我团员,以后认真办事就行,也多亏你的奋斗,才让我找到巨人的破绽。所以不要讲得那么夸张,这样严肃的道谢,我会以为你准备要离开我了。”维克多随口打趣,然后观察到无赖表情认真。

   他低声说:“……对不起,团长,往后我不能再继续追随你了。”

   眨眨眼睛,维克多有些惊愕,然后他忽然想到,从铸坊回到枪鱼海岸,光路途就要耗去不少时日,“等等,我昏过去几天?”

   “从铸坊昏过去后,今天是第七天。”维吉说。

   虽然当时早知道用药过度,透支身体,事后会需要休息很久,但是维克多没想到会耗去这么长时间。

   “看来我错过了不少事情……跟我详细说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吧!”闭起眼睛,少年捏捏鼻梁。

   “那天你倒下没多久,我就清醒过来,猜测团长会需要巨人躯体的材料,所以和讨伐团剩下的三十多人商量好,把怪物弄下山冰冻。”

   “嗯…干的好,那么厉害的家伙,身上肯定有好东西。接着呢?”

   “回来的路上,我去找过哈洛德.猎犬……”维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悲伤。

   “哦!他难道不开心吗,他怎么说?”

   “他远远看到巨人的尸体,告诉我世上再没有哈洛德这个人,那艘破船就是他的棺木,然后把我赶走。”

   稍微思索,维克多就想通怎么回事,“……,这,就是你要离开我的原因?”

   “是的,巨人之灾并没有结束,许多怪物依然横行,乌德维克岛需要我,托达洛曲家族需要我,所以我决定留在这里,为这片土地的复兴努力。

   团长!请原谅我,不能够再继续追随你!”维吉深深顿首,因为真心感到抱歉。

   风吹雪花,切切呜咽。

   少年盘起腿想了想,坐直身体,“抬起头来,维吉!不需要感到抱歉或羞愧,因为我以你为荣!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,幻影旅团的宗旨,安古兰肯定有跟你说过!”

   “……旅行于人世间,行侠仗义惩恶除奸!”抬起头,能获得团长谅解,无赖眼神激动。

   “维吉.托达洛曲,作为幻影旅团的团长,我任命你为乌德维克岛分部长,任务是让这个岛重新恢复繁荣与生机,你愿意接受吗?”

   两行热泪潸潸滑落,无赖低下头颅,“你的意志!”

   此情此景感人肺腑,如果维吉是女的,少年这时免不了要绅士的、温柔的递上手帕,可惜他是男的。

   所以少年起身一脚踹倒他,“混账东西!我还没死呢,别搞的像生离死别。

   来吃饭去!

   晚上解剖巨人、附魔装备,庆祝你升职领导,得给你弄些好东西护身。”

   ……

   巨人讨伐团还是很讲义气的,都瓦克因没醒来,他们就不肯离开,不过现在既然少年已经清醒,那这就是他们在乌德维克岛的最后一夜。

   历劫余生分别在即,三十多人在“旧港湾酒馆”开起盛大宴会。今晚过后,明天留在岛上的就只剩维吉与七个托达洛曲家的旧部,他们会在枪鱼海岸守望,等待返乡的居民归来。

   作为宴会的焦点,龙裔自然是勇士们敬酒的对象,维克多仗着解酒汤,勉强保持全身而退,但维吉却被留在里面,看来今夜肯定走不出酒馆,巨人只能靠自己动手解剖。

   踩着雪花回到炼金工房,维克多手里拿着角墙兽号角的碎片,他开口让哈尔玛送给他,想试试看能不能把号角的“魔法效果”转移出来,做成饰品留给维吉。

   走到大釜旁,自从打倒巨人后,终于有时间独处,拴紧的螺丝骤然松开,炼金术士跌坐在地,然后躺下,摊平。

   尽管不久前面对维吉的告白,少年话说得很漂亮,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,下次相会不知何年何月。

   怀着淡淡离愁,他反思这趟巨人讨伐的点滴得失,从最初的平淡,到最后的激昂。

   之后炼金时,真理之轮如预期的绽放。

   【名称:托达洛曲家族护甲.维吉】

   【类型:防具】

   【品质:精良】

   【防御力:较强】

   【特性:洋溢之力,钢铁守备】

   【备注:请不要挡在攻城弩前面!还有巨人面前也尽量不要!谢谢】

   ……

   【名称:黎明之剑】

   【类型:武器】

   【品质:精良】

   【攻击力:较强】

   【特性:猛兽之力】

   【附魔:照明涂装】

   【备注:这把剑曾经痛饮巨人之血】

   ……

   【名称:由里亚拉港的海螺】

   【类型:装饰】

   【品质:史诗】

   【效果:吹响它,女海妖就会从空中坠落】

   【特性:防速加成】

   【附魔:角墙兽咆哮】

   【备注: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?】

   ……

   第二天,千阳号如期返回枪鱼海岸,维克多把船跟船员都留给维吉,反正他这个船长向来就是摆设,没有二副他根本不会管理,远不如搭乘哈尔玛他们那艘长船回凯尔卓方便。

   而且他现在的心态有些懒散,因为来群岛的目标已经全部达成,海盗哈蒙德被铲除,炼金术进步明显,顺利演完龙裔的角色,借走托达洛曲的锻造工具。

   没有其他意外的话,这趟回凯尔卓就是最后的高*潮,国王的赌局揭盅,史凯利杰迎来新的国王。

   在登船前,该说的话昨天都已说完,少年拥抱无赖。

   “好好活着,后会有期。”

   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