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在线最新无广告

紫红色的诡异烛火下,黑法师打量着安森因兴奋和惊喜而微微颤抖的面颊,十分满意的点点头。

很好,非常好。

“想要掌握咒魔法,亦或者按照渎神的秩序教会的说法,成为一名施法者,需要特定的仪式和咒语。”黑法师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愉悦:

“你要在一个无月之夜,在地面画出一个完整的六芒星图纹;站在你所画的九芒星中央,吟诵咒语。”

“待到仪式结束,亲爱的教友,你就是一名掌握咒魔法之力的施法者了。”黑法师微微一顿,幽幽目光透过单片眼镜扫向安森:

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?”

不明白?

不,倒没什么不明白的,就感觉是不是有点…过于随便了?

一般这种仪式不都是又复杂又神秘,要求还特别苛刻的吗?

整个人都怔住的安森,眼角流露出一丝不易被察觉的诧异。

“呃…黑法师阁下,请问绘制六芒星的‘用品’,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需求?”

“不,随便什么就好,哪怕树枝或者石块都行。”黑法师摇摇头:“也不需要画的太规范,大致能看出是六芒星的形状就可以。”

钢琴与美女

“那么咒语呢?”

“没什么难的,咒语本身并没有复杂的词汇或者音节;你也无需大声喊出,低声吟诵即可。”

看出了安森想法的黑法师,轻笑着耸肩:“在非常久远的时代,成为施法者的仪式的确是非常复杂而又条件苛刻的。”

“但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我们的前辈们很早就从种种神秘的仪式中,找到了其中的最关键的部分——毕竟信仰才是关键,故弄玄虚毫无意义。”

嗯,也就是过去阔绰的时候为了吸引信徒,仪式肯定越神秘越好;现在成了人人喊打的地下组织,自然要降低门槛方便招揽新人。

“啪!”

轻轻打了个响指的黑法师,将带着白手套的右手,伸向不断溢出鲜血的紫红色烛火。

随着他右手的动作,一封用印泥封好的羊皮纸卷轴从火光中被缓缓抽出,注视着这一切的安森甚至能闻到淡淡的烧焦味。

小心翼翼捏住卷轴的一头,黑法师将它完好无损的递到了安森面前:

“命运掌控者艾顿的咒语,现在…它是你的了。”

安森凝视着卷轴,郑重的用双手接过。

就在碰触的瞬间,完好无损的羊皮纸突然冒起了火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飞烟灭,只在他掌心间留下了灼烧的痕迹。

下一秒,从双手传来的强烈刺痛感让安森浑身一震;那仿佛是被无数支钢针贯穿掌心的痛楚,如同是某种活过来的生物,开始沿着手臂向他的身体内蔓延——先是小臂,紧接着肘部,肩膀,胸膛,心脏……

感觉心脏像是被铅弹打穿的安森,发现自己莫名多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。

紧接着,他突然眼前一黑,破碎的记忆一段一段,像是没有缓存又被无限加速的画面冲入脑海。

…某个人…他…自己匍匐在一个漆黑无比的山洞中,身后是熊熊燃烧的烈火,将火光所能照耀到的一切,统统化作灰烬;

下一个闪回,背对着火海的自己挣扎着爬起身,望着被明显被利刃划开,不断溢出鲜血的双手,对着头顶黑暗的天空大声呼喊着什么;

待到最后一个画面,失血过多的自己重新匍匐在地,鲜血在自己身下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。

砰!

当安森重新睁开双眼,最先映入瞳孔的,是那诡异的紫红色烛光。

不断溢出鲜血的蜡烛,还剩下四分之一的长度。

“感觉如何?”耳畔响起黑法师充满关怀的话语声。

“……还行。”

拼命抑制着那刺痛残留的触感,安森冲着对方很是勉强的微笑道。

“那就好。”黑法师推了推脸上的单片眼镜:

“现在的你已经掌握了咒语,只需要再等一个无月之夜便可以施行仪式,成为一名施法者。”

“我的建议是,尽快。”

安森内心一动:“是因为那个意外?”

黑法师一声不吭的点头,没再像之前那样客套的兜圈子。

“如今的你已经知晓,即便在被秩序教会的桎梏下,旧神的真信徒们也早已遍及世界;所有人都满怀希望,等待着旧神降临的那一日,并为了‘大计划’奉献自己的一切,但是……”

微妙的一顿,黑法师轻声叹息:“尽管都在为了相同的目标奋斗,但每个人的想法还是存在些许不同的;尤其是地域和出身的差别,让我们很难认同彼此。”

“并且由于多年来自教会的打压,迫使旧神的信徒们很难光明正大的团结在一起;正是这种分裂令明明实力强大的我们,不得不遭受秩序教会的压迫和污蔑!”

果然……

认真聆听着对方的安森,内心开始飞速的思考。

在翻阅“前安森”的日记和各种记忆闪回时,他就曾经怀疑过所谓的“旧神派”恐怕不仅仅是一个地下邪恶组织,而是一种相当普遍的邪教信仰。

而自己所接触到的“旧神派”,也就是面前的这位黑法师,大概也只是克洛维王国境内的一个分支,甚至有可能只是众多分支中的一个。

“就像这一次,同样因为分裂令我们无法取得共识。”

黑法师继续道,越来越快的声音开始变得尖锐:“尽管在齐心协力的合作下,令克洛维与帝国重燃战火;但在如何利用这千载难逢的局势方面,帝国境内的许多旧神信徒们,却有着很大的异议。”

“时至今日,他们依然没有抛弃对于帝国的幻想,认为有朝一日,这个孱弱而又无力的国家和她的皇帝,真的能建立一个覆盖所有已知世界的帝国,并借助集权的方式彻底抹杀秩序教会的影响力,让旧神重获荣光!”

“显而易见,他们这是大错特错了;皇帝和王公们或许会为了利用而给他们一点甜头,但绝不会兑现这样的诺言;若要复兴旧神,就必须用战争将秩序教会竭力维持的平衡打碎!”

随着话越说越激动,圆礼帽下黑法师的表情就愈发疯狂,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也开始不停颤抖:“战争,唯有战争!短暂的战争对旧神复兴没有任何帮助,只有彻底打破平衡的战争,才能摧毁秩序教会的统治!”

猛地起身的他突然投来的目光,让坐立不安的安森拼命保持着同样激动到不能自持的表情。

“当然,如果仅仅是意见不合,那还尚可接受。”话锋一转,黑法师的语气突然间就平静下来了:

“但就在不久前,我得到了一份十分珍贵的线报——雷鸣堡要塞内的旧神信徒,投靠了秩序教会。”

“他们知道克洛维王国一定会竭力夺回要塞,所以打算制造一起事故——克洛维王国的军队在夺回雷鸣堡的过程中,动用了魔法的力量。”

“这样就能给秩序教会介入,乃至调停的借口;面对教会质疑的克洛维王国将很难继续战争,不得不向帝国提出议和谈判。”

“战争将就此结束,帝国和秩序教会都能从中获利;旧神派崛起的‘大计划’,将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。”

重新坐回靠背椅,黑法师刻意的让身体前倾,凝视着安森。

直至这一刻安森才发现,他那没戴眼镜的右瞳是血红色的。

看不见瞳仁的血红色。

“现在,亲爱的安森·巴赫教友,能够扭转这一切并改变局势的人…只有你。”低声喃喃的黑法师,透过烛光注视着安森的表情:

“为克洛维王国夺回雷鸣堡,并抢在一切都变得太晚太晚之前,将一切有可能会被秩序教会怀疑的痕迹,尽数销毁!”

“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拯救这个世界,拯救已经危在旦夕的‘大计划’,拯救属于我们的信仰和过去的荣光。”

“除了你,别无他人。”

“你…愿意接下这份重担吗?”

我不愿意,求你了,能放过我吗?

嘴唇微颤的安森深吸一口气,同样表情郑重的凝视着黑法师:

“我愿意!”

“这是一个勇敢之人的回答…亲爱的教友,你让我看到了旧神派的未来和脊梁。”

黑法师无比用力的点头,目光始终没有从安森的脸上移开: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无论到何时,旧神派都会是你最大的依仗;无论发生什么情况,我都会竭尽所能的保护你。”

“所以不用担心自己会孤军奋战,亲爱的教友,你不是一个人,你的身后是成千上万为了‘大计划’而奋斗的,与你相同的旧神信徒们;你…并不孤单!”

被对方感动的安森微微颤抖,拼命抑制着眼角的泪花。

很好,非常好,他终于能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雷鸣堡内的帝国守军中有一个或者几个旧神派成员,自己必须抢在对方搞出个大新闻之前夺回要塞,并且将所有的意外掐死在萌芽状态。

如果自己不这么做,事情又会变成什么样呢?

安森能想到两种。

第一种是在进攻要塞的同时,和完成计划的旧神派撞个正着,绝对说不清楚的征召军肯定要背这个黑锅;

第二种是征召军还未开始攻城,要塞内的旧神派“抢先”完成目标,认为有机可趁的路德维希准将立刻下令攻城……

无论哪个都肯定完蛋了,即便路德维希这位总主教的亲儿子不会甩黑锅,自己旧神派信徒的身份也肯定要暴露。

至于脱离旧神派…这种美好的幻想,安森在穿越的那一刻就放弃了。

所有的地下邪恶组织,都是进来容易出去难;从“前安森”找到他的业余爱好那一刻起,自己就不可能轻易离开了。

既然逃不掉,那就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,尽可能从对方身上获取有用的讯息。

“今天的交谈就先到这里吧。”

黑法师的右手从烛火上扫过,所剩无几的蜡烛只剩十分之一左右的样子。

“亲爱的教友,相信你也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和接下来的行动,我会等待你的好消息的。”他稍稍压低帽檐,沉声开口道:

“在正式结束之前,你还有没有什么想知道的问题?我保证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真的,那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叫什么吗?

安森很是认真的思考了几秒钟,然后战战兢兢的看向对方:

“尊敬的黑法师阁下,请问您知道‘奥古斯特’这个姓氏吗?”

挺起腰身的黑法师微微颔首,像是陷入了沉思。

表情平静的安森,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。

“奥古斯特…听上去是个很传统的克洛维姓氏。”黑法师沉吟一声,微微低头看向安森:

“你是怎么知道它的?”

“记不太清了,只是隐约有印象似乎被谁提及过。”

安森露出些许困惑的表情,尽量让自己符合“前安森”那种阴谋论狂热者的形象:“您知道,这是个很传统的克洛维姓氏;许多传承多年的古老家族,都与历史真相有所涉及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黑法师点点头:

“这个问题我会去调查,尽快给你一个比较准确的答复;另外如果还有关于雷鸣堡的情报,也会尽可能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他应该不知道莉莎·奥古斯特的事情,当然不排除对方掩饰的很好…安森点点头,带着些试探的口吻问道:

“那么…黑法师阁下,请问如果我临时有事向您汇报的话,该怎么通知您呢?”

愣住片刻的黑法师,很快轻笑一声:

“不用担心,待到这次的事情过去后,我自然会来找你——在那之前记得时刻留心桌上的信笺,我会尽可能为你提供一切帮助的。”

安森赶紧点头。

很好,这就说明对方虽然就在自己附近,但并没有时刻监视自己的能力。

“当我们下次再见面时,亲爱的教友,希望你已经是一名合格的施法者了。”

温文尔雅的黑法师举起右手,掐灭了快要燃尽的烛火。

瞬间,整个世界陷入黑暗。

恍惚间恢复理智的安森眨了眨酸涩无比的眼睛,发现自己仍躺在床上。

泛着硝烟味的晨雾吹拂着帐篷的门帘,将一缕刺眼的光线摄入他的视野,让头痛欲裂的安森从睡梦中清醒,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漆黑一片的帐篷。

天亮了。